藍色是骨頭的顏色_外書衣  

  從出生開始,我們就不停地在學習。學會爬、學會走路、學會說話,再大一點,我們學會認字、學會堅強、學會隱藏自己。【藍色是骨頭的顏色】裡有二個年輕人,一位是總是隱藏自己的吉拿,一位是藥物成癮的阿藍,二個年輕人在酷暑裡成為室友,他們如何從一見就討厭到互相理解,短短的暑假期間讓二個年輕人有了什麼的轉變?從中,我們也學習如何坦誠面對自己;學習如何放下過去的自己;學習從不同的角度看各種各樣的人。

  

我是不會讓他們知道我的想法。
....
當我需要說話時,我不喜歡透露任何我自己的想法,
我通常只是抄襲他們原先講過的話,將內容換句話說罷了。
原則上這樣能夠達成兩個效果,一是阻止他們繼續探問,二是讓他們以為我多在乎。

  上述簡短的文字透露出吉拿是怎樣的一個人。二十歲就提早完成學業的吉拿從表面上看來是個資優生,而且是個有禮貌、愛讀書的資優生。他在應對進退上的確有一套,他知道什麼場合該說什麼,很多父母都希望自己有這樣乖巧的孩子,但吉拿的媽媽不同,她知道孩子隱藏了自己,她知道因為孩子是善良的,所以希望能表演給每個人看他們想看的。從文字中我看到吉拿的媽媽想要的不是這般資優又乖巧的孩子,他希望孩子可以誠實面對自己,坦誠地表達自己的想法。

 

想也知道不是科技產品助長人際疏離,人和人之間,本來就是疏離的。
是怎麼疏離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人本來就是孤獨。

  很有趣的二句話。實際上看來,科技產品的確造成人與人之間的疏離,或者我想說是溫度的降低。手寫的信件多麼有溫度,紙本書多麼有溫度,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談話多麼有溫度;但吉拿的一句”人本來就是孤獨”卻打翻了冰桶,瞬間降溫。

 

母親總是告訴我不能對這些房客懷抱偏見,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一場戰爭。

  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一場戰爭。我們不知道每個人的生活細節,不知道他們曾經經歷的,不知道他們現在正面對的,表面上看起來歡樂的人也可能心裡正在哭泣,只是我們不知道。所以不要妄下定論,有時無心的話語可能是最傷人的劍。

 

我真的很想告訴他,他應該要更努力一點。
為什麼他不努力一點?

  面對藥物成癮的阿藍,吉拿有千百個不解?明明可以有光明的未來,為什麼不努力一點控制藥癮、為什麼不努力一點改變自己的人生?有時,我們在看有酒癮或是賭癮的人,心裡也會冒出這樣的問號,不過,在看了這本書後,我想,我開始有一點點的了解,開始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看這樣的事情。

 

我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座屠宰場。
所有靠近我的人,都會被我的無用垃圾氣場毀滅,
我會把所有關心我的人都碾成肉末。

  曾經是模範生的阿藍、曾經是傳奇學長的阿藍,在藥物成癮後竟然覺得自己就是一座屠宰場。他傷了父母的心,也差一點親手毀了妹妹的生命,面對這樣的自己,彷彿墜入黑洞,因此,一次次,阿藍得藉由望得糖修正這樣的感受,因為望得糖讓他不再害怕。我們呢?或者說,你呢?有什麼害怕面對的嗎?你找到那個面對害怕的方法了嗎?

 

幾乎每個成癮患者都會需要一個谷底,一個真正的低點,
讓他自己真正決定,要停止了,從那個時刻開始,你才有可能真正向前。
但困難複雜的地方就在於,沒有人
知道谷底究竟在哪裡,
因為每個人的谷底都不一樣,
成癮患者的家人常常不斷祈禱這
一次就是他們的谷底。

  上癮者可能在千百萬次悔恨中想要翻轉自己,而上癮者的家屬的心情就更不用說了,面對的是心裡所愛的人,應該多麼期盼在愛還沒有被消磨掉之前能看到所愛的人有所改變,有一個新的人生。

  我想,每個人都不想待在谷底,但有時我們卻需要一個真正的低點來推動自己改變。一個不斷投資失敗的人、一個在專業上遇到瓶頸的人,一個在感情上失落的人...他們都需要一股推動自己的力量,幫助自己可以走出谷底,走出不一樣的人生。

 

 

 

【作品簡介】

 

我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好?

你覺得他應該怎麼做才好?

如果有個人告訴你,他覺得自己像座屠宰場,只會傷害所有靠近他的人。他總是幻想自己能夠生在不同的家庭,認識不同的人,這樣搞不好他就不會總像靈魂缺了好幾塊,縫補又縫補但線總是很快就又斷掉。你覺得怎樣的回應,才能安慰到他?

如果那個人告訴你,他搞不懂為什麼別人都這麼快樂,不過是看場演唱會、喝杯紅茶、隨便做點小事就覺得滿足了。難道人生就真的這麼庸俗嗎?那為什麼他無論如何嘗試,都覺得自己像是局外人?為什麼即使他已經被很多人喜歡了,還是無法感到滿足?你要怎麼回應他?

要是那個人,曾經用過你根本不能理解的方式傷害自己,拒絕所有幫助,即使現在他好像好轉了,你真的能夠放心讓他一個人過活嗎?你要怎麼離開一個曾經那麼需要別人幫助的人?你怎麼知道你的離開,不會讓他又成為那座屠宰場?

從十三歲開始,吉拿每年總有個月份,需要空出自己的一半房間,和母親邀請來度過一個多月時光的「房客」分享。現在的他二十歲,從未思考過上述那些問題,他甚至根本不認為那些總是前來和母親訴苦、母親協助度過生活難關的房客,真的有什麼生活困難。

直到阿藍出現了。

原先他以為不可能出現在人生中的疑問,因為那個他一開始看不順眼的傢伙,全都像是雜草般冒了出來。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他沒有答案。雖然不願意承認,但他知道自己非常、非常需要幫助。

你能幫助他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天 的頭像
夏天

夏天的酸甜苦辣

夏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